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韦森的博客

经济学如诗

 
 
 

日志

 
 
关于我
韦森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

韦森,原名李维森,汉族,山东人,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硕士,1995悉尼大学经济学博士。2000年至2001年曾为剑桥大学经济与政治学院正式访问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制度经济学和比较制度分析,对哲学、伦理学、法学、政治学、人类学、语言学、社会学以及宗教神学等学科也有着广泛的研究兴趣。学术专著主要有:《社会制序的经济分析导论》、《经济学与伦理学:探寻市场经济的伦理维度与道德基础》、《经济学与哲学:制度分析的哲学基础》、《制度经济学三人谈》等。

网易考拉推荐

韦森:经济学的理论意义与现实关怀  

2010-01-05 08:42: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济学的理论意义与现实关怀

主持人:《解放日报》记者 柳森

嘉宾:韦森(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教授)

 

柳森:近来,追忆著名经济学家萨缪尔森的文章不可谓不多。甚至在不少中国知识分子的心中,都为当年那本萨版《经济学》教材留有重要位置。但追溯既往,下面这个历史细节,还是触动了很多人:当年,在二战刚结束后的麻省理工学院,学生有一学年的经济学必修课,但教材沉闷,教授精神低迷,学生厌学。是系主任一句“务必请你写一本既能引起学生兴趣而且学术态度严谨的经济学教科书”激起了萨缪尔森的兴趣,最终让他倾注满腹的灵感和思想,铸成一部魅力流传至今的《经济学》教科书。

 

韦森:从人们对这段往事的追忆中,可以看出大家对于经济学人的期待。在一代宗师的背影下,作为专业经济学人的我们,或许会更多用学术贡献来丈量一个前辈的分量,而更多的普通大众,更愿意去欣赏他作为一个“人”、一名教师的风采。

 

自萨缪尔森的《经济学》教科书1948年第1版出版以来,到目前至,已经有了18版,并以40多种语言在全球销售超过400多万册,是全世界最畅销的教科书之一,影响了无数的经济学家和学生。作为一名经济学家,他几乎对经济学的每个领域都有开创性贡献。在《经济学》之前,尚无一本教科书可以如此全面地介绍现代经济学理论。无人否认,是萨缪尔森奠定了整个现代经济学的基本框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搭起的这座现代经济学殿堂,与举世闻名的科隆和米兰大教堂相比,也毫不逊色。

 

萨翁不仅是一位在现代经济学的许多领域中都做出了开创性贡献的现代经济学的奠基人之一,而且他一直关心着现实经济问题,不断地对美国和世界的经济制度和经济政策问题提出自己的一些建设性的意见。譬如,直到其离世前,94岁高龄的萨缪尔森老先生还不断发表专栏文章。这足以表明,他是一位有着现实世界关怀的思想大师。这位既有深刻经济学思想和理论建树,又有现实关怀的经济学大师,实为每个经济学人效法的楷模。当然,其天才、机遇和成就,在当代经济学的殿堂中,几乎只有弗里德曼、阿罗等极少数经济学家能与之相提并论。

 

柳森:说到对现实的关怀,不由让人联想起时下的当代经济学研究留给世人的印象:成系列的专业术语,一堆复杂的分析工具、数学模型,相对严谨、封闭的立论前提……这多少让人产生一种距离感。而事实上,当下几乎所有人都生活在活泼泼的经济生活中。

 

韦森:对于这种“距离感”,我认为要从两个方面来看。

 

首先,当代经济学的确是出了许多问题,并且2006年,我曾专门写了一篇数万字的学术长文,来讨论甚至批评当代经济学的种种问题。在唯科学主义盛行的当代社会中,经济学“莫名其妙”且“自发地”走向了一个高度形式化和技术化的演化发展路径,以致于当代几乎所有经济学人都致力于把自己的研究和著述用数学语言来表述、用数学模型来构建,还衍生出了一套固定的经济学写作格式。似乎一旦没有了这种高度形式化和技术化的论证和证明形式,就不足以使世人信服。但这恰恰忽略了,现实世界往往要比这些“完美”的模型复杂得多。

 

我们可以用科学的方法来完善现代经济学研究的大厦,但不能忘了,人类不只依照绝对理性来进行经济活动,他们还有着自己的自由意志、道德标准、情感判断。作为社会人,他们一定还会受到他者和周边环境的影响。更为重要的是,任何人,包括经济学家们自身,都不可能按照当代经济学所假定的完全理性最大化的模型那样去行事。从这个角度来讲,过于抽象化、形式化和公理化的追求,从某种程度上使当代经济学离人类的现实经济世界越来越远。

但另一方面,我们又必须向公众澄清,经济学自其独立成为一门自成体系的社会科学以来,本身一开始就不是一门面向大众的学问。读过《国富论》的人都知道,“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之所以洋洋洒洒写就这部宏论,为的就是告诉当时的国王,当然实际上实际上也是想告诉世人,该采取怎样的制度和体制安排,才能使一个国家强盛,实现稳定、快速和持续的经济增长和社会繁荣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经济学作为一门学科一出现,倒是跟古代汉语中“经济”一词的本义很像。从一定意义汕个来说,所谓“经济学”,就是要关注经邦治国、经世济民的道理。时代再怎么变化,经济学人都不能忘却了经济学这层使命,或者说这才是经济学的“终极意义”。

 

当然,如今伴随着经济全球化,以及改革开放以来市场经济体制在我国的确立,了解现代市场经济运行的基本法则已经成了国内社会各界的普遍需求。在如此背景下,经济学人有责任向更多普通读者介绍现代经济学,帮助大家了解自己身边的经济现象。从这个角度来看,我倒不怎么推荐大家都去看萨缪尔森的《经济学》。作为一本面向经济学子的教科书,萨版经济学虽然可谓“博大精神”,非常全面,甚至还有人认为这部书“比较易懂”,但是我觉得,真要读懂、读透这本书,还必须有一定的经济学基础知识。尽管萨缪尔森的这本《经济学》教科书是经典,尽管这部教科书已经修订了18版,但原初框架毕竟是60多年前奠定的。现在,有很多很新且很容易读的经济学教科书。对于初学者,我倒是愿意推荐大家去读曼昆的《经济学原理》,这部教科书1998年出第一版,目前也已经3版了。这部教科书第一版还没完稿,就被美国一家美国出版社以140万美元买下版权,创了经济学著作版权收益的吉尼斯世界纪录。曼昆的这部教科书,就比萨缪尔森的那本好读很多,也有更多地当代经济学知识,且特别易懂。

 

柳森:时下,类似《牛奶可乐经济学》、《生活中的经济学》这样的经济学普及性读物甫一出版就大受追捧、风靡一时。但这些书,正是这个时代所需要的、最解渴也最能启发人心智的经济学读物么?一本大众经济学读物够不够好,有没有可供丈量的指标?

 

韦森:从以上现象中,人们渴望了解经济学、明白经济生活内在机理的热情可窥一斑,但以下三点值得我们警惕。

 

首先,一本合格的大众经济学读物必须提供一个完整的、经得起推敲的关于现代经济学的“知识”世界,而非一个充满笼统的、随意的“意见”的“大拼盘”。这类通俗读物,非常不好写。我还没有翻过这类经济学的通俗读物,但我自己认为,非经济学的“大家“,非对经济学原理有深刻体悟的人,是难能写好这类经济学通俗读物的。基于这一考虑,对一般成年读者而言,我倒是建议,与其花时间去读那类装帧漂亮和花里胡梢的“通俗读物,不如花点时间去读一读曼昆的《经济学原理》。读曼昆的经济学原理,是一种享受。读过之后,你会觉得经济学原来这么有趣!当然你也会明白许多发生在身边的现象和问题。

 

其次,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尤其是随着中国股市和其他金融市场的成长和发展,很大一部分国人已经实际参与到金融市场的运作当中去了。譬如,目前中国股市注册的“股民”已经1亿多,目前活跃(即进行实际操作)的股民也5000多万户。人们天天参与股市,天天看财经频道,加上每年全国经济类专业毕业上百万学生,还有铺天盖地的“财经评论”,结果,今天似乎人人都懂经济学了,人人天天都能用一些经济学术语谈论财经现象了。目前或多或少有经济学知识的人至少上亿吧!在这种情况下,经济学基础知识的普及教育就尤其重要了。但如何做?如果把经济学说的不走样?这可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我这里是说,由于今天经济活动与每个人的日常生活都密切相关,凡是提及与经济有关的话题,比如调控、利率、通胀、CPI,甚至是财政政策,似乎每个人都能点聊上几句,好像人人都是经济学家了,但是,真的要想明白经济世界的内在运作,还是得掌握一些经济学的最基本的概念和原理,从而不被一些号称经济学家和财经评论家所“忽悠”。有时候,我看到一些很有名的财经评论员在那里说的话连最起码的经济学基本原理都不对,听了都有点起鸡皮疙瘩。

 

最后, 我想说的是,尽管经济学从本质上讲是一门让人们理解和认识采取什么样的制度、体制和资源配置方式才能使一个国家富裕和繁荣的学问,因而她是一门专门社会科学,但是,这决非是说她是只有经济学专业的人才能研究和知晓的知识体系。因为在当代社会中,市场价格变动,工资的增长,股市的涨落,政府的决策,国际贸易,经济的波动和商业周期等等直接牵涉到每人、每户的收入和财富,那么,越多人的懂经济学的基本道理,可能对一个国家的繁荣和发展来说可能就会越有利,一个国家也就会越繁荣。

 

正是从这个视角来反思我们专业经济学人的任务或言“天职”,就觉得有更意义了。正是在改革开放后的当今中国的市场化社会中,普及经济学的知识和基本原理,是我们每个经济学人和教师的责任。也正是从之一点出发,2000年我从剑桥大学访学归来后,出了《经济学如诗》等经济学随笔文集,并在国内一些报刊上常常写写专栏文章。这多年来,我一直主张,经济学人应该尽可能使用生动、浅显甚至是美丽的语言来向公众介绍经济运行的基本法则和道理 ,想办法尽可能让经济学不那么面目生涩、难懂和无趣,但我们的所有努力,应该尽可能地不能让经济学本身走了样。面对好学的大众,经济学家更要对自身有更高要求。古往今来,包括萨缪尔森在内的这些伟大的经济学家,他们的“第一身份”都是思想家,其次才是经济分析的“技术高手”。反过来说,只有自己对人类社会运行的基本法则和市场经济运行的基本条件有了切实的体悟了,才能写出真正有意义的而不是误人子弟的经济学通俗读物来。

 

这篇访谈已经发表于《解放日报》2010年元月3日第6版

   

  评论这张
 
阅读(144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