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韦森的博客

经济学如诗

 
 
 

日志

 
 
关于我
韦森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

韦森,原名李维森,汉族,山东人,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硕士,1995悉尼大学经济学博士。2000年至2001年曾为剑桥大学经济与政治学院正式访问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制度经济学和比较制度分析,对哲学、伦理学、法学、政治学、人类学、语言学、社会学以及宗教神学等学科也有着广泛的研究兴趣。学术专著主要有:《社会制序的经济分析导论》、《经济学与伦理学:探寻市场经济的伦理维度与道德基础》、《经济学与哲学:制度分析的哲学基础》、《制度经济学三人谈》等。

网易考拉推荐

邓聿文:中国股市暴跌一年:三分天灾,七分人祸  

2008-11-01 06:52: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股市暴跌一周年:我们学到了什么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络版专稿,2008/10/27 16:46:22

http://chinese.wsj.com/gb/20081027/COL164622.asp?source=email

邓聿文

韦森按今早在网上刚读到中央党校的邓聿文编审的这篇文章,觉得说的甚为在理。我不懂股市。作为一个行外人,笔者觉得邓教授对近年来中国政府“宏调”的得失的评论非常中肯,故把这篇短文转贴这里,与网友们和学生们一起分享。在目前全球金融动荡、股市波涛汹涌的格局中,我这里想要说的是:经济学家预测未来,历来危险;经济学家不预测未来,若经济有危险,危险会仍然在那里,但至少不会加大危险。然而,如果有经济学家误判了未来并影响了一国的宏观经济决策并改变了其演变走向,却往往会产生一种危险的增大效应。在现代社会中,尤其是在信息网络发达的全球化时代,后者往往会让一个国家和一个社会付出巨大的代价和学习成本。譬如,对目前像中国这样一个GDP总量已经超过25万亿元的巨大经济体来说,如若宏观经济政策决策者误判了经济的基本面和潜在走势,其危险和损失将不仅仅是一些用千亿和万亿来计算的数字了,而且可能牵涉到一国经济未来何去何从以及在世界大国的博弈中成败与否的长期发展路径问题。因此,在信息时代和经济全球化时代的当下世界格局中,实在容不得了那些影响中国宏观政策制定的经济学家们对中国经济基本面一再误判和政府决策者的宏观政策连连失误和滞后了。

以下是邓聿文教授的文章全文。

韦森于2008年11月1日晨谨识于复旦

 

从经济学角度看,股市持续下跌有供求方面的原因,但过去一年中国股市的暴跌可谓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如果证券监管和宏观调控部门应对得当,股市或许不至于惨跌到现在这个程度。反思这一年来监管层和宏调部门对股市和经济的调控,有几个失误不能不引以为戒。

其一,监管层对市场转折的性质和后果认识不清,很长一段时间还抱着牛市的思维来看待股市的下跌,因而在应对措施上口头维稳,迟疑不决,始终没有有力度的维稳政策,致使市场信心大挫。比如,某位对监管层有影响的刚退役高官在股市跌到3000多点时,还在大谈慢牛行情。这种判断充分说明了问题,无疑影响到对企业再融资和新股发行的态度。像平安1600亿再融资,是初期股市下跌的祸首,但在那段时间里,证监会迟迟不对此表态。另外,在这一年里,证监会对新股发行也一直没停止过,即使在股市持续大跌的时候,仍然频繁发行新股,从而进一步逆转了股市的供求关系。

至于大小非,虽然证监会没有能力彻底限制,但至少应该表明自己的态度,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对大小非采取更严厉的措施。然而,我们看到的是,证监会虽对大小非减持出台了一些规范措施,但力度远远不够。另外,在股市下跌过程中,有几个点位是比较关键的,它们分别是上证4000点、3000点和2245点。前两个点位分别是股市下跌初期和中期的市场心理点位,后一个点位是本轮股改的起点。但除了3000点时国家宣布印花税减半外,其余两个点位监管层无任何作为,这都极大地挫伤了市场的信心。所以,就监管层的延滞反应来看,说本轮股市暴跌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也未尝不可。

其二,宏观决策部门对美国金融危机对中国实体经济的冲击以及对股市的影响估计不足,对中国经济的下行风险,反应过慢,未能及时调整政策。刚刚发布的前三季度经济形势表明,经济减速比预估的要快,特别是第三季度GDP首次降到9%,说明美国金融危机对中国出口的影响非常严重。

但很长时间以来,国内的专家学者和宏调部门在谈起次贷危机时,普遍认为对中国影响不大,从而未能采取有力措施进行预防。本来在人民币升值、劳动力成本上升、原材料涨价等多种因素的制约下,企业利润开始下滑,经济减速迹象已初步显现,外部需求的剧降,只会更加速出口和宏观经济的下滑,并进而影响到股市流动性。

然而在整个上半年,国内宏观调控的重心还放在控制通胀上,为此一再加息和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未能预见到即将到来的经济减速。即使在7月经济减速的迹象已很明显,中央做出了一保一控的调控主题后,偏紧的货币政策也没有改变。这无疑使股市的流动性紧张加剧。

大小非为什么会疯狂抛售?一方面当然是股市预期不好,另一方面就是企业的资金链吃紧,需要套现资金增加流动性。而中国一些金融企业投资次贷亏损,进一步对股市产生直接的心理冲击。

宏观经济就是这样影响股市的。鉴于股市与经济发展周期存在着密切关系,我相信在下一个经济周期中,股市会有比较快的发展,6124点不是一个无法超越的目标,但就眼下而言,股市和实体经济都处于最艰难的时期,政府必须出台政策进行干预。这便是十七届三中全会提出保经济稳定、金融稳定和资本市场稳定的根本原因。“三稳”的根源在于内需的扩张,当前要扩大内需,须减息和减税同步进行方能奏效。

就股市而言,1800点时宣布的三大稳定市场举措已经释放出了其政策效应,后续政策需要持续跟上,包括明确限制大小非,改革新股发行制度,完善再融资规则,以及推出平准基金等举措,才能维稳。

所以,在此危难之时,有关部门应该出台更有力、更系统和更具刺激性的经济与金融政策,不要作无谓的时间拖延。但从目前的各种信息来判断,与美国等国家对金融危机的救市举动相比,中国政府的救市意愿和态度虽然很明确,但行动还不够坚定。

 

本文作者邓聿文为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副编审,多家报刊专栏作者和特约作者,关注转型期的中国社会问题。文中所述只代表他的个人观点)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