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韦森的博客

经济学如诗

 
 
 

日志

 
 
关于我
韦森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

韦森,原名李维森,汉族,山东人,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硕士,1995悉尼大学经济学博士。2000年至2001年曾为剑桥大学经济与政治学院正式访问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制度经济学和比较制度分析,对哲学、伦理学、法学、政治学、人类学、语言学、社会学以及宗教神学等学科也有着广泛的研究兴趣。学术专著主要有:《社会制序的经济分析导论》、《经济学与伦理学:探寻市场经济的伦理维度与道德基础》、《经济学与哲学:制度分析的哲学基础》、《制度经济学三人谈》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上海市人大否决市政府议案意义深远  

2008-01-12 15:43: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人大否决政府议案的启示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07-12-01 08:37:27

【韦森按】 在2007年11月底或12月初的一个早晨,从电视媒体上获知上海市人大否定了上海市政府的城镇医保修改方案的消息。看到这条新闻后,当时就感到非常兴奋,觉得此事意义绝对非同小可!当时也就想立即写篇专栏文章,评析一下这一事件的现实和未来意义。之所以如此考虑,是因为,就自己相当贫乏的当代中国政治社会史的知识来判断,这可能是在共和国历史上第一次人大代表否决政府议案的案例(?)。这件事咋看起来是件小事,但它却清楚地表明:在当下我们的国家中,人们——包括人大代表——的民主和法治意识目前正在觉醒,而这势必导致我们国家的民主和法治建设进程的起步(目前这里还不敢使用“加快”二字)。启动法治民主建设,这实际上也符合刚开过的中共十七大所确定的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基本方向,也是处在全球化加速过程中的国际大环境中中国社会发展的大趋势。就此而论,这一事件实在是可喜可贺!也倍值得关注。正如这则新闻所言:“随着内地改革开放的加快和民众民主意识及人大代表监督意识的增强,各级人大也在加强对政府的监督。二○○○年,烟台发生“一一•二四”特大海难事故,人大代表曾质询国家交通部;二○○一年,渖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工作报吿未获同级人大通过;二○○七年,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决定不批准任命许庆生的郴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职务,都是突出的例子。”上述这些例子都说明,人大和政协代表正在开始并渐渐地发挥自己本来就应该有参政议政功能,而不仅仅只是“花瓶的职能”和“举手的机器”了——尽管在现行的体制安排格局下这种情况还比较鲜见。中国未来的宪政民主建设究竟如何走?请设想一下:如果我们政府每年的财政预算报告都能经人大代表真正认真详细地审定,从而建立起人大代表对政府财政开支进行详细监督审查的现代预算制度,将是一个什么样情形?这至少会标志着我们国家的民主法治建设会迈出一大步。从这个视角看,上海市人大否定上海市政府城镇医保修改方案这一看似小的“现实事件”的历史进步意义,应该被置在中国的历史、现实和未来社会演变和发展大势的进程中来予以认识和评估。

韦森于2008年元月12日下午谨识于复旦

 

 

 

  中评社香港12月1日电/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日前一审市政府提出的上海城鎭医保修改方案。按原计划,该方案将在审议后立即修改,并在当天下午形成表决稿交付人大常委会表决。有代表在会上提出,鉴于目前许多代表仍对一些条文存有争议,因此建议推迟此议案的表决。澳门的澳门日报今日刊载社论说,会议随后表决不通过上海医保修改方案。这一消息引起媒体及公众的广泛关注。   

  据内地媒体报道,在上海市政府的修改城鎭医保办法议案中,主要涉及三方面修改,即门、急诊自负段标准,统筹基金起付标准,统筹基金最高支付限额(统称“三项标准”)及调整“新人”医保待遇、医保个人帐户单位缴费部分的计入方法。在这三大问题上,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提出不同的看法。 

  第一,认为“应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操作”;第二,认为“设计复杂,‘新人’没有积极性”;第三,认为“不解决根本问题”。这其实是全面质疑修改思路和方向。在此情况下,政府仍只是对方案的内容进行局部调整,并形成表决稿,当天修改并寄望人大常委会当天就表决通过。对此,上海市人大常委会认为分歧过大,并非局部调整的问题。 

  医保方案涉及千家万户的普罗百姓,倘无充分听取民意就匆忙实施,错误难免;倘不顾争议仓猝付诸表决,甚至会带来许多后遗症。社论认为,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不通过如此有争议的议案,是对手中权力负责,对选民负责,也是为政府承担责任。 

  社论说,在内地,人大让同级政府的议案顺利通过,向成“惯例”,十分普遍。如人大代表视察前有先吿知被访单位的“惯例”;人大代表不要将不同意见带到大会上的“惯例”;人大代表在审议政府财政预算时,即使还未看完甚至是看不懂,也必须让其顺利通过的“惯例”;人大会议期间,才能对政府部门进行质询或约见官员的“惯例”等。 

  众多“惯例”,削弱了人大作为权力机关监督政府的能力,还使宪法赋予人大代表的权利,变成被外国媒体指为“花瓶”权利或“举手机器”,人大的监督徒具“橡皮图章”功能。 

  社论指出,上海市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次会议打破这一惯例,以五十七票的绝对优势,否决了上海市政府提交的关于修改上海城鎭医保办法的议案。并指出,仓猝付诸表决,是对人民赋予代表权力的不负责任,因此建议政府议案在修改到更成熟后再提交人大审议。 

  此前,北京人大常委会作出规定,赋予人大代表“视察时可在不事先吿知的情况下突然袭击”的权力。旣可避开一些机关或单位的人为“屛障”,眞正了解实情,使人大代表更好地参政议政;又能使人大监督“无时不在”和“无处不有”,进而让国家机关和单位在行使国家权力时更加愼重,减少乱作为、不作为,使人大监督落到实处 

   应当看到,人大的权力意识越强烈,政府受到的压力越大,越能更好地履行造福百姓的责任。 

  随着内地改革开放的加快和民众民主意识及人大代表监督意识的增强,各级人大也在加强对政府的监督。二○○○年,烟台发生“一一•二四”特大海难事故,人大代表曾质询国家交通部;二○○一年,渖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工作报吿未获同级人大通过;二○○七年,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决定不批准任命许庆生的郴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职务,都是突出的例子。 

  社论说,[从]此次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否决市政府议案,人们欣喜地看到,人大作为权力机关的监督正由表面向实质转变,并昭示着人大监督权力的复苏与强化,表明中国民主进程正在加快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