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韦森的博客

经济学如诗

 
 
 

日志

 
 
关于我
韦森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

韦森,原名李维森,汉族,山东人,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硕士,1995悉尼大学经济学博士。2000年至2001年曾为剑桥大学经济与政治学院正式访问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制度经济学和比较制度分析,对哲学、伦理学、法学、政治学、人类学、语言学、社会学以及宗教神学等学科也有着广泛的研究兴趣。学术专著主要有:《社会制序的经济分析导论》、《经济学与伦理学:探寻市场经济的伦理维度与道德基础》、《经济学与哲学:制度分析的哲学基础》、《制度经济学三人谈》等。

网易考拉推荐

李炜光:百姓社会与公民社会的区别及其他  

2007-08-03 20:10: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姓社会”与“公民社会”的区别及其他

李炜光

 

韦森按在昨天贴出我与李炜光教授的博客对话“从‘百姓’向‘公民’(纳税人)意识的转变将是未来中国法治国建设的制度基础”后,不断收到网友们的跟贴支持与关注。这里谨一并致谢。为了回应众多网友的热情评论和支持,李炜光教授今天又自己跟贴,贴出了一些新重要观点。我随即整理了一下,现在再贴在这里,以期进一步引起网友的评论。这里,我只想说明一点,尽管目前我们的社会存在着许许多多的问题,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且并没有忘记,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不仅我们的国家在经济上取得了举世瞩目和无用置否的伟大成就,而且社会各方面包括立法、司法和行政方面也较计划经济时代而言取得了一些进步(尽管一些进步还是形式上的而非实质性的),且目前我们仍然处在这历史进步的过程当中。因此,在当今中国的社会格局中,我们一定要一方面要客观地认识到中国改革开放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另一方面也要清醒地认识到我们的社会尤其是我们的体制的深层次的诸多问题。因而,在当下,社会各界人士——包括我们这些书生和知识分子,要理性地、冷静性地分析随着改革开放进程而不断暴露出来的一些深层次的社会问题,并在此基础上,真诚、善意且建设性地提出我们的观点和意见,以求在社会各阶层人士的对话中达致社会的一些“重叠共识”(罗尔斯和哈贝马斯语),这样,才能渐进性地推进我们的改革进程,才有望我们的民族、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社会不再失去21世纪这个千载难逢的伟大民族复兴的历史契机。

这里谨提出以上简短按语,愿与李炜光教授和网友们共勉。

 2007-8-3夜韦森谨识于复旦

 

以下是李炜光教授的几篇新贴

百姓社会与公民社会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前者强调的是公民的义务,后者强调的是公民的权利。

在公民社会中,纳税人是社会的主人,政府及其公务人员是主人“雇”来办事的(为纳税人和所有公民提供公共服务),是社会的公仆,既然他们也自我标榜为“公仆”,就只能把事情办好,不能办坏,更不能利用主人授予的权力谋取私利。

世界上绝对没有人愿意雇佣一帮虎狼之人来骑在自己的头上作威作福,也绝对没有人愿意继续花钱雇佣缺乏正义的司法机关使这种欺压公民的行为合法化。

纳税人有权知道自己交出去的钱是怎么花的,花在哪里,花了多少,花的效果如何以及该不该花,公仆们则有义务向人民交代财政收支的规模和结构,有关的项目和数字应当是具体的、细化的和准确的,有义务向人民公开自己的私人帐户,有义务制造公共福利而不是公共祸害。

政府及其公务人员不论为公民做多少好事,都是理所应当的,不需要谁去颂扬,更没有自吹自擂的理由。政府不能在媒体上表扬自己做了多少件“实事”,不会出现“特困”居民在“送温暖”之类的活动中边掉眼泪边说些称颂政府的话,更不允许讥讽“百姓”“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因为,“骂娘”是公民的权利,天经地义,无可指责。

说纳税人是社会的主人,不少网友感到意外,或感到不现实,其实这是个非常简单的问题,是有人把这个问题故意搞复杂了。

一个政府的存在,无论它有多么崇高或深远的理由,作为一个公共机构最基本最起码的功能其实是非常简单明确的,这就是“组织和执行公共产品的供给”,包括产权保护、市场环境和秩序、基础设施、社会保障、国家安全等。

提供好的公共服务是人类社会需要政府的理由,甚至是唯一的理由。正是由于市场无论运行得多么正常和高效都无法生产出公共产品,纳税人才愿意降低自己的可支配收入向政府纳税,这是纳税人整体利益所决定的,因此,在市场经济的经济制度和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下,纳税人是社会的主人,是纳税人授权给政府,而不是相反。

凡是把这个关系搞颠倒了的社会,不管它的经济如何繁荣,终究是走错了路,并且在未来不得不为此而付出代价,包括它的不可能持续的经济增长。

这是个已经被无数事实证明过的道理,无需再去论证。

 

上面是天津李炜光的回帖。谢谢韦森教授,谢谢网友!

 

发布者 搜狐网友 (未验证) (http://blog.sohu.com)

2007-08-03 13:39 回复

--------------------------------------------------------------------------------

 

政府与公民个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什么统治与被统治的关系,而是一种特殊的交易关系。政府向公民提供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公民向政府缴纳税收。这里,税收既是政府提供公共服务所获得的报酬,也是公民购买政府服务的价格,二者之间应当是均衡的和等价的。而税收负担的高低则主要取决于政府所提供的公共服务的数量和质量。

凡是用纳税人的钱建立的机构和设施必须让所有的纳税人共享,不管是一年交了100万还是只交了几元钱,应该是完全一样的待遇。

公共财政的观念是,如果你用的是纳税人的钱,那么你得到的成果就应该让纳税人分享。比如,公立学校是政府投资建设的,这些学校的图书馆、计算机、艺术展览等就必须向所有公民开放,任何人不得通过这些设施和设备谋取私利。私立学校是用私人的金钱建立的,可以不向社会公众开放,但如果私立学校中有一项专利申请得到了政府的资助,那么这个专项就必须向社会公众开放,不开放应当是非法的。大学里的博士研究如果接受了政府的资助,论文或发明成果就属于纳税人,如果有人拿它去申请专利据为己有,也是非法的。预算支出项目在人民代表大会辩论通过的时候,代表们不仅要向公众解释这些项目对国家有什么好处,更重要的是要让公众信服它们对纳税人有什么好处,特别是对民间经济的发展有什么好处。官员们更要懂得,你所花费的每一分钱都是纳税人交的税金,你所考虑的,应该是怎样做才能向纳税人交代得过去,而不是向自己的上级领导显示政绩。

上面列举的只是几个例子,我们大家衡量一下,现实的中国,是不是与此完全背道而驰的?

 

李炜光

 

发布者 搜狐网友 (未验证) (http://blog.sohu.com)

2007-08-03 13:48 回复

--------------------------------------------------------------------------------

 

政府的财政行为应以公共利益和为社会提供公共服务为依归,在使用其权力时作到经济而有效,不能按照利润最大化的准则征集和运用财政资金,不能只是从政府的财政需要出发,单纯凭借政府的垄断地位和权力强制性地向社会提取。政府的权力,包括财政权力必须得到来自公民和法律的有效监督,否则将导致公共财富非法流入私人腰包,最终将形成这样一种局面:政府征的税越多,财政支出的效益就越差,对社会财富的浪费就越大。

 

李炜光

 

发布者 搜狐网友 (未验证) (http://blog.sohu.com)

2007-08-03 13:52 回复

--------------------------------------------------------------------------------

 

韦森教授指出:“放开媒体,允许“老百姓”们(包括我们自己)开始讲真话,我们方能拥抱新的启蒙。”

说得太好了!

奥尔德斯·贺胥黎在小说《美丽新世界》中,虚构了一个阶级社会,那个社会的最上层是特权族阿尔法族(Alpha),最底层是埃普斯隆族(Epsilon)。埃普斯隆族的大脑被药物麻木,他们作为奴隶承受着繁重而乏味的工作,并对此毫无怨言。他们唯一的要求就是有饭吃。然而,吃饭不过是所有动物的权利,而说话却是人类的权利,这个权利被限制,人就成了动物,甚至还不如动物。

有人说,生存权就是人权,这是一种混淆视听的说法。吃饭自由与言论自由都是人的天赋权利,凭什么要牺牲其中的一个?维克多·雨果说:“人不是一根消化管道”。没有自由,生存权就是一般的动物的吃、喝、拉、撒式的权利,根本不是真正的人权。

对于人民来说,自由高于一切,自由才是第一人权,而说话,说自己想说的话,并且不必为自己说了什么而感到恐惧,这是我们之所以为人的最最基本的权利。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说话的自由,一切都无从谈起。

“好死不如赖活着”的最终结果只能有一个,那就是“赖活”。一个人如果没有自己生存的最低要求,只是为活而活,为吃而活,就只能像埃普斯隆族那样苟且地活着。这样的生命,毫无价值。

其实。现在对政府最大的考验不是什么经济、就业问题,是敢不敢让人民说话,说实话的问题,1949年以后,他们就一直没有赋予人民这个权利,总是想代表人民的权利,可是当人民真的需要权力的保护时,这样的权力又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当人民遭受不法权力的骚扰、迫害时,他最迫切需要的,就是说话的权利。

假包子事件就是一例,真的还是假的其实并不重要,我看到的最重要的问题在于一直没有看到或听到来自当事人的辩解、说明。假定这是个冤案,当事人说话的权利被完全剥夺,会导致多么恶劣的结果,官员们想到过这个问题么?如果类似的事落到我们每个人的头上,我们又该作何感想呢?

我写过一篇《风中的芦苇》,就是想表达这个意思,可惜,多年过去,我看到的社会,在这方面几乎毫无进步。直到今天,网络上、媒体中还在致力于封杀“不良信息”,究竟是谁有权力来判定哪些是“良信息”呢?他的权力从何而来?

如黄一龙说的:既然你不愿意听老实话,那我还对你老实干吗?

不愿听老实话的人,自己也就不说老实话,既然你不对我说老实话,我干吗还对你老实?我是傻子吗?

 

发布者 搜狐网友 (未验证) (http://blog.sohu.com)

2007-08-03 14:30 回复 |

--------------------------------------------------------------------------------

 

以上回帖的是我,李炜光。言责自负。

 

发布者 搜狐网友 (未验证) (http://blog.sohu.com)

2007-08-03 13:57

 

--------------------------------------------------------------------------------

 

建议大家看看这个帖子,往下,看那些图片,可以证明我们生活的这个国家一定是出了大问题了。

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1272145

天津 李炜光

 

发布者 搜狐网友 (未验证) (http://blog.sohu.com)

2007-08-03 12:46 回复

--------------------------------------------------------------------------------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