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韦森的博客

经济学如诗

 
 
 

日志

 
 
关于我
韦森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

韦森,原名李维森,汉族,山东人,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硕士,1995悉尼大学经济学博士。2000年至2001年曾为剑桥大学经济与政治学院正式访问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制度经济学和比较制度分析,对哲学、伦理学、法学、政治学、人类学、语言学、社会学以及宗教神学等学科也有着广泛的研究兴趣。学术专著主要有:《社会制序的经济分析导论》、《经济学与伦理学:探寻市场经济的伦理维度与道德基础》、《经济学与哲学:制度分析的哲学基础》、《制度经济学三人谈》等。

网易考拉推荐

韦森:中国经济的高速列车还在加速?  

2007-05-16 12:58: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经济的高速列车还在加速?

文/韦森

 

提要:目前中国实体经济部门的高速增长和股市“疯长”的双繁荣,似乎是一种自然必然现象。惟一让人担忧的倒是,中国政府税收增加速率几乎每年均双倍于GDP的增长。政府财政支出和地方政府间的“增长性竞争”,是否继续作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二级火箭”?在中国实体经济部门和股市双繁荣的这当下,政府正在做什么和将要做什么,以及如何转换角色和职能,这才是值得关注和令人担心的。

 

       五一长假期间,我以前的一位研究生来舍下闲聊。这位学生目前在上海一家证券公司做投行和企业顾问工作,经常在全国各地跑,并自己实际参与证券投资。闲聊期间,这位学生问我:“老师,最近中国股市这样火爆,中国经济这几年又这样高速增长,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我最近有些看不懂,也有些担心,故特来问老师”。我则回答说:“近来,我也对中国目前的宏观经济形势满头雾水,正想听听你们这些经常在企业和各地跑和在证券行业工作的学生们的意见呢!”

       1978年以来,中国经济已经保持了近30年的高速增长。尤其是近几年,中国经济增长势头很猛,几乎每年都在10%上下。去年下半年以来,中国股市又开始疯长起来。五一前,上证指数已经接近4000点,且沪深两市70%的股票市盈率都在60倍以上。另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统计,至4月26日,沪深两市的总数已达9255万户。很显然,一个全民炒股局面正在形成。目前,在全国各地的证券营业部的大厅内,人头涌动、人声鼎沸;街头巷尾,人人都在谈论股市;不少在校学生、清洁工和退休人士都涌进了股市;以致于目前许多人都在担心,中国股市是否真得疯了。

       去年以前,中国经济是在股市低迷和熊市不起的情况下实现9个百分点以上的经济增长速率的。之前,在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部门几乎分离运作的情况下,中国经济就有如此好的业绩。现在,两大部门之间的连接管道似乎有些通了,证券市场的这样火爆疯长,无疑又通过企业融资渠道的畅通和资金的充裕而为实体经济部门的高速增长添火加油。照这势头下去,2007年,2008年,以及今后的五年、十年、二十年,中国经济将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增长速率?目前,中国经济很像一列飞奔在高速轨道上且不断加速的高速列车。这辆列车,目前还有没有刹车系统?或精确地说,其刹车系统还工作不工作?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和中国股市疯长的“双繁荣”下,不少人隐隐约约地有些许不安和担心。

       中国经济繁荣,从实业界到处表现出来。这两年,各地业界大都说生意好做,并不讳言自己的企业在赚钱,且利润在增加。最近国家统计局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2007年第一季度,中国企业家信心指数为142(超过100就表明一个经济处于景气状态)。另外,从一些经济总量指标来看,2006年,中国的钢产量已经达到41878万吨,是日、美、俄、韩、德、印6国的总和;2006年,中国的水泥总产量达12.4亿吨,约占世界水泥总产量的50%;2006年中国汽车产量为728万辆,比上年增长27.6%,已超过德国,仅次于美国、日本,居世界第三位。2006年中国的对外贸易总额达到17606.9亿美元,且自2002年以来,中国进出口总额在世界的排名几乎每年上一个台阶:2002年位居世界第五位,2003年上升到第四位,2004年超过日本,位居世界第三位,2006年的快速增长又向位居第二位的德国逼近了一步。以上数字均说明,中国经济在切切实实地增长着。这多年来,国内外总有人对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怀疑,并不时发出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建立在沙滩之上的断言。现在看来,如果今天还有人怀疑中国经济增长的速率的真实性,如果有人还对目前中国经济增长的冲势说三道四,如果他们不是别有用心,那么大概不外就是圄于成见了。

       中国近30年平均超过9个百分点的高速增长,在人类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无论是19世纪中期之后发生的英国工业革命,还是19世纪70年代后倒20世纪初德国经济起飞,都无法与之相比。在1955-1973年间日本的高速经济增长时期,其年平均增长率为9.8%,但也只是延续了18年,也没有像当今中国这样保持了近30年年平均增长率在9%以上的水平,且目前中国经济这一高速增长势头将延续多久,目前还很难估计。这样,就出现了一个非常值得反思的问题:中国近几十年的高速经济增长,到底是如何发生的?昨日,笔者还在读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赫尔普曼(Elhanan Helpman)的名著《经济增长之谜》。读完经济学名家的名著,觉得仍没有任何现成的理论能完全解释得了这一段时间中国的高速经济增长。固然,经济学家们可以从高资本积累率、丰裕劳动力资源、技术创新、全要素劳动生产率提高以及国际贸易的激增等“增长核算”中的诸因素来分别解读中国的高速增长,但是经济学家们似乎仍然无说清为什么这些因素均同时发生在改革开放之后的当代中国。难道这一切就如制度经济学家张五常所断言的那样是因为目前中国的制度是几千年来和古今中外最好的?

       对于目前中国的制度整体是否是最好这一断言,笔者目前实在不敢妄加评论。但是,这些年中国高速经济增长的事实确实说明,中国的改革和开放,已经消解掉了中国社会内部束缚和窒碍市场经济自发成长的诸多制度弊端和不良机制,从而为中国本土企业的成长和外资的进入并强盛发展创生了一个较合宜的社会环境。只要到各地跑一跑,看看各地有多少在本行业内世界第一的企业这一点,就知道中国实体经济部门为什么这样好了。

       世界经济发展史的一般经验表明,经济收入越低的国家,居民的储蓄倾向一般越强。这一般法则,加上中国人喜爱储蓄的国民性,就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就积累下来了一个总量超过15万亿的城乡居民储蓄。一个天文数字的居民储蓄在那里,银行利率又这么低,中国大部分上市企业的经营绩效又在不断改进,在此格局中,如果资金投向房地产有障碍,当人们发现把钱投入股市还可以赚钱和增殖时,还不会一股脑地涌入股市赌一把?因此,中国股市的当下“疯长”,应该是中国经济运行中的一种“自然之必然”。就此而论,中国实体经济部门和股市的双繁荣,倒不怎么令人担心。一个令人值得关注的事情倒是,就在近几年中国经济每年10个百分点上下的高速增长的同时,中国的税收却以20多个百分点更高速地增长,以致于《福布斯》杂志所公布的“税收痛苦指数”中中国排名世界第二。中国政府的财政收入增加速率双倍于GDP的增长,这自然意味着政府操控经济运行的能力在加强。然而,问题在于,政府巨额财政收入是如何支出的?是否政府的财政支出,加上地方政府间各自的“增长性竞争”,已经作了并继续作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二级火箭”或言“助推器”?

       在中国实体经济部门和股市双繁荣的这当下,政府正在做什么和将要做什么,以及如何转换角色和职能,这才是值得关注和令人担心的。

 

2007年5月7日于复旦

本文删节发表于《中国新闻周刊》2007年5月14日第322期,这是全文。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