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韦森的博客

经济学如诗

 
 
 

日志

 
 
关于我
韦森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

韦森,原名李维森,汉族,山东人,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硕士,1995悉尼大学经济学博士。2000年至2001年曾为剑桥大学经济与政治学院正式访问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制度经济学和比较制度分析,对哲学、伦理学、法学、政治学、人类学、语言学、社会学以及宗教神学等学科也有着广泛的研究兴趣。学术专著主要有:《社会制序的经济分析导论》、《经济学与伦理学:探寻市场经济的伦理维度与道德基础》、《经济学与哲学:制度分析的哲学基础》、《制度经济学三人谈》等。

网易考拉推荐

美国体制不“安然”  

2006-11-01 22:55: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体制不“安然”

—— 评布赖斯的《安然帝国梦》

韦森

       如果你看过美国现任总统乔治·W·布什在清华大学的讲演实况,你会从他英文讲演的口吻中体感出他那对美国的民主政体和市场机制的自豪感。笔者还不知道小布什总统是否是个真正的基督徒,但他的讲演倒表现出他是一个美国体制理念的“传道人”。“9·11”事件,打破了美国国防防务不可战胜的神话;“安然事件”,也惊醒了美国“完美民主和市场体制”的美梦。正如区区几个恐怖份子就能把一个世界上头号超级大国闹得鸡犬不宁一样,“少数坏人”也能把能把美国的“整个自由企业制度搞垮”——这是小布什总统自己的话。

       2001年9月11日,纽约世贸中心的两幢摩天大楼的轰塌,所激起的烟尘曾弥漫了整个曼哈顿甚久。三个月之后,美国的“安然帝国”的崩塌,所抖落的尘埃,也在世界资本市场上也经久未消。

       安然(Enron),曾经是一家在世界500强中排行老七的巨无霸,一家20世纪90年代最牛的蓝筹股公司,一家连续6年被《财富》杂志排名为美国最有创新精神的超级企业。然而,在短短的时间里,这一庞然大物就在浮夸、失策、作假、挥霍和腐败中分崩离析了。“安然帝国”到底是如何崩塌的?美国资深记者罗伯特·布赖斯(Robert Bryce)的新著《安然帝国梦》(上海译文出版社,2002年12月),为此提供了一个全面的叙述和翔实的报道。

       照布赖斯看来,安然的破产,并不是因为错误的会计方法,也不是因为其糟糕的规章制度(尽管二者均是重要因素),而是因为公司主要领导人在向有致命缺陷的项目上投注数十亿美元的赌注的同时丧失了道德良心和伦理准则。这一判断,显然是布赖斯作为一个记者的个人一得之见,但安然公司高层领导的自私、虚妄、贪婪、腐败和策略失误却是事实。读过这部现实报道,你才会知道,就在这二十一世纪,就在美国这种被经济学家信奉为市场经济范型(prototype)自由体制中,就在你我面前,发生着如此骇人听闻的事!你才知道,就是在这号称自由市场经济范型和民主机制样板的美国内部,商界和政界原来是如此黑暗、如此腐败!

       “鱼从头烂起”,这是布赖斯要说明的主旨。安然这条“鲸鱼”是如何从头烂起的?布赖斯以优美的文笔和辛辣的语言,对此进行了抽丝剥茧式的分析解剖,从安然的核心人物和首席执行官肯·莱的优柔寡断、绯闻到曾任过一段时间安然首席女执行官丽贝卡·马克的奢侈和20亿美元血本无归的愚蠢投资,从杰夫·斯基林的“公允价值会计”到安达信的做假帐,从高级行政主管肯·赖斯的通奸到高级行政主管卢·帕伊的“脱衣舞孃癖”,从安然的豪华飞机队到安然花巨资购买的豪华摩托车,从安然与老布什、小布什和克林顿的紧密关系到美国五大会计事务所为对付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而游说美国参众两院政治家所化下的巨额贿金,从对共和党1100万美元的政治献金到小布什总统的总经济顾问拉里·林赛在安然公司10万美元的工资单……,如此等等,这就是美国市场体制的真实图景!

       从“安然事件”中,我们可以悟出这样一个道理:欲想建构一个讲诚信、无腐败、无经济犯罪的完美市场经济秩序,那只是一个学人的完美梦想。市场经济的真实,既不是新古典经济学家理论模型中的那种信息完备的理性经济人的最大化,也不是道德哲学家所设想的那种人人讲诚信、个个守道德的伊甸园。市场在不完美中运行,社会在不完美中发展。因之,对一个转型经济来说,头等重要的并不是欲求建构一个完美无缺的市场,而是如何型塑一个充满生机活力的市场,以及如何用法律法规规制市场,且当市场失灵时,又如何能运用市场自身的自愈机制和内嵌于其中的法律机制进行自我调节。

尽管如此,安然帝国的突然崩塌,仍然值得国人深思,对在商场滚爬中的经济企业家是如此,对体制转型中的政治企业家更是如此。试想一下,像安然这样一个超级巨无霸公司,尽管其高层领导可以通过弄虚作假、欺诈蒙骗的企业增长数字来赢得股票市场上的短期股价上扬,但由于没有夯实的企业业绩,最终它还是在贪婪、愚蠢、违规、腐败和高层人员的中饱私囊中分崩离析了。一个大国,何尝不像一个大公司?如果只是在贪大求功、浮夸作假、虚妄贪婪、腐败挥霍以及道德沦丧中追求一种泡沫式的短期繁荣,安然之梦,也可能会变成一国之梦。

听听格林斯潘老先生的谆谆教诲吧:“我不否认,有无数人靠不完全的道德行为在商场取得了成功。但我会对你说,那只是个别情况。在这个世界上,问心无愧、合乎道德的行事才最有可能取得成功”。也听听世界著名经济学家克鲁格曼(Paul Krugman)那震耳欲聋的警示吧:“9·11事件没有改变世界,但安然改变了……。安然公司的崩溃,不是一个公司垮台的问题,而是一个建制的瓦解。这一建制的失败,不是因为疏忽大意或机能不健全,而是因为腐败……。市场经济解决不了所有问题”。

安然,真是一面再好不过的历史之镜。

                                                                        2003年1月5日于复旦

                                本文发表于《21世纪经济报道》2003年1月16日第28版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